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老婆变性奴
老婆变性奴

老婆变性奴

那个周二,恰逢本市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飓风,瓢泼的大雨下了整整两天,路上的积水很深,天色也有些阴沉。我对老婆说:「今天就不用去店里开门了吧?」她说:「还是去吧,在那里呆着也好,万一有顾客呢!」我寻思反正店子离家也不远,随她意愿吧!

  于是,早晨我就开车把她送到店里,然后去上班了。

  中午的时候,给老婆打过一个电话,问她吃饭了没,她说吃了,东来顺的盒饭。

  下午没事我提早下班,雨还是在下,便想开车过去接她,可老婆说她没事已经早离开店子,去她爸爸妈妈那里了,让我晚上也一块过去吃晚饭。

  看看表,才刚过四点,岳父家一般开饭晚是大概八点左右,于是,闲着也是闲着,我就把今天的录影取下来在电脑上放,结果,看到了让我触目惊心的那一幕幕,而我前前后后大概看了四遍,才把事情所有的经过和大致的细节搞清楚。

  我无比震惊和愤怒,整个人崩溃了一般的瘫坐在电脑桌前,任她催促我去吃饭的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,我还是没有清醒过来。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男人无法描述的羞辱和耻辱,也有一种骨子里的暴虐和复仇的欲望!

  还是按照时间顺序,慢慢地来说说这白天的事吧!

  老婆到店里后,没有敞开店门和窗户,反而打开电脑后就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,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给黄明打的电话。扯了大概十分钟后收线,然后老婆开始化妆,那种很浓的烟熏妆,涂着红红的口红,然后从楼上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掏出一套连体的丝袜穿上,并且,还找出了一双大概10厘米高的高跟鞋给穿上。

  那是很久以前我们逛夜市的时候买的,她说买一双穿穿,反正也不贵,我也没反对,只是,买了以后,从没有看她穿过,没想到她今天穿上了。

  我正纳闷她要干嘛的时候,忽然听到敲门声,只看到老婆欢快的去开门,一个人闪进来了,穿着短裤和T恤,拎着一个手提包。我一眼就认出来了,那人正是黄明。

  老婆待他进店后,赶紧把门给死死的关住,这时黄明已经坐在了沙发上,那种长长的长排软座沙发,很宽,有80厘米左右吧!黄明很惬意的坐着,那么放松,好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。

  我正纳闷老婆为什么要关门的时候,她忽然做出一件让我无比震惊的事情!

  只见老婆低下头,很自然的一下子跪倒在黄明面前,脱下黄明的沙滩鞋,用那刚涂抹过口红的红唇一下子一下子的舔起了黄明的脚!那么仔细,那么认真,那么虔诚,同时又充满了欲望和饥渴,彷彿小孩子怕别人抢去自己的雪糕,要赶紧把它吃掉一样。

  看着眼前的一幕,我的脑袋「嗡」的一下就炸开了,内心的愤怒跟耻辱如波浪一般的涌上来,彷彿要把我整个人吞噬掉一样。

  我明白,老婆爱好SM,我也明白,他们俩早就勾搭在一起了,我更明白,老婆已经成了他的女奴了,那么费尽心思的打扮,就是为了讨巧她的野男人,那么下贱地伺候男人,只为了满足自己的SM欲望。

  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,麻木的,但是不得不强打起精神看这对奸夫淫妇的表演。

  老婆给黄明舔了一会脚,手伸向了他的裤裆,轻车熟路的褪下了黄明的短裤和内裤,露出了他的大鸡巴,然后手不断地上下套弄。

  黄明这时候跟老婆说了两句话,然后看到老婆顺从地把头趴到奸夫的胯下,一边套弄着黄明的鸡巴,一边给他做起了口交,不断地上下吞吐,一会舔奸夫的龟头,一会又来个深喉,让黄明的大鸡巴完全地插入到她的喉咙深处。

  黄明的鸡巴确实是大,软塌塌的时候看起来就比我勃起的时候要长,大概有十厘米多吧!老婆给他做了一会口交,已经完全硬了起来,粗看之下,十七、八厘米都有了,同时真的很黑,也很粗,龟头像个鸡蛋一样那么粗大,把我老婆的嘴给充得鼓鼓的。

  针孔摄像头清晰的广角度记录下了奸夫淫妇的一举一动,宛如针一般的刺穿我的心脏。我的心冰凉冰凉的,手脚发麻,瘫坐在椅子上,内心的想法既纠结又痛苦,烧灼得我要发疯一般。这个下贱的女人,真的给我戴了绿帽子了,真的被别人的鸡巴操了,真的下贱地去给别人当母狗去了……老婆正给奸夫舔鸡巴舔得欢畅,黄明又跟老婆说了几句什么,老婆慢慢地站起来,撅起屁股,把穿着性感连体丝袜的屁股朝向黄明,同时嘴里一直深深含着那根粗大的鸡巴,彷彿生怕跑掉了一般,一刻也不舍得离开黄明的手抚摸着老婆肥美的屁股,不时地用手拍打着,虽然离得摄像头比较远,可我还是能听到他在说什么。

  「真是个好屄啊!贱狗,见了主人还不欢迎?」老婆嘴里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的叫着,依旧卖力地舔着黄明的鸡巴,同时屁股不断地摇晃,像只狗见了主人一样欢欣的摇晃。

  黄明很兴奋,用手又拍打了几下老婆的骚屁股,两只手用力地一扯,把连体丝袜给扯开一个洞,然后一只手伸了进去,摸起了老婆的骚屄,「这么快就出水了啊!真多啊!你个贱屄。」黄明得意地说:「是不是欠操了呢?」同时,黄明的手指头不断地在我老婆的骚屄里抽插,捅进去、拔出来,又大力地抠我老婆的阴道壁。

  「呜呜呜……」老婆快乐地呻吟着,嘴里含混的说:「人家……骚屄……就是想你的……大鸡巴了,想让你操……我,玩弄我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「那你这些天有没有给我守住贞操啊?你老公有没有操你啊?」黄明接着肆无忌惮地问,一边抠我老婆的骚屄,一边拍打她的屁股。

  「呜呜呜……没有……我……我不让他操我……我只……只让你操我……操我的……骚屄……」老婆像个下贱的母狗一样,回应着奸夫的问题。

  「操我吧!我……我想让你操我……操我的骚屄吧!」老婆央求起黄明来。

  「你真是个贱货。你是我的,我让谁操你,谁才能操你的烂屄。」黄明得意地说。

  「嗯嗯……」老婆低声的说:「我是你的,我只让你操。」「真乖,真是好母狗,我喜欢你这样的烂屄。」「呜呜呜……求你了……操我吧……人家都……想了……」我这个下贱的老婆,竟然主动哀求起野男人操她。

  「真是够贱啊!」我怒火中烧。

  「想让我操你了?骚屄,行,老规矩!」黄明更加得意了。

  老规矩?我的头又大了,看来这对奸夫淫妇勾搭在一起很久了。可是,老规矩又是什么呢?

  老婆这时停下做口交,抬起头来害羞的说:「不要啦,很难喝的啦!」「那你不想我操死你这个骚屄了?」黄明有些不悦,同时手里更加用力地抠起了我老婆的骚屄:「贱货,像让我操你还要跟我讲条件?」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老婆又立刻呻吟起来:「好……我做……我要你操我……求你了……操我……操死我啊……」黄明满意的笑了起来,然后站起身来,胯下的大鸡巴一柱擎天,老婆立马乖巧地跪在他的面前,张大嘴,紧紧地对着他的鸡巴,像是生怕要丢掉什么一样。

  时间在那一刻彷彿停滞了,两个人就在那里僵着,彷彿在等待什么事情的发生,只不过,黄明的脸上带着一点用力再用力的表情,而我老婆的表情则是又期待、又害羞。

  「难道……难道黄明是要尿在我老婆的嘴里!」天啊!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啊!我不敢去想像了,可事情偏偏如我预料的一般发展。

  之间黄明舒服的哼哼了两声,一股黄色的液体从尿道里喷射了出来,直直的射到了我老婆的嘴里。我老婆像训练有素一般的,不断张大了口容接着奸夫的排泄物,同时喉咙不断地吞咽,把又骚又腥的晨尿一滴不拉的全吞咽了下去。

  天啊!最下贱的妓女都不会干的事,我老婆就这样给她的野男人做了!我心中那个痛啊、恨啊,是无法描述的。

  待黄明尿完,老婆又贴心地舔他的鸡巴,把残存的尿液一滴不拉的全吞咽到肚子里去,同时,舌头沿着鸡巴向下不断地舔着奸夫的阴囊,然后,挪动着脚步贴近黄明,双手分开黄明的腿,往最深处用力地舔去……我要疯了!我知道,这个骚屄贱货在给她的姘夫舔肛门!她舔得那么卖力,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的地方,生怕那个大鸡巴的男人有一丝不满意的地方。

  我彻底崩溃了,这不单单是出轨偷情的事了。一个女人,喝她奸夫的尿,舔他的屁眼,当他的母狗,而她的老公,从来就没奢想过能有这样的待遇。

  一个男人的耻辱,奇耻大辱啊!

  【完】